许来贤环境局展开调查 若再违规 勒令电池厂搬
编辑时间:2020-08-06 作者:

新闻特区:仁嘉隆

许来贤环境局展开调查 若再违规 勒令电池厂搬 逾100名仁嘉隆新村居民到现场示威,高喊口号。

掌管雪州自然环境、绿色科技及消费人事务的行政议员许来贤强调,一旦查证确认仁嘉隆新村的电池制造厂再次违规,将会勒令厂方搬迁。


他说,根据厂方的报告,工厂排水处的酸性质是在正常水平内,但环境局会展开调查以确认是否酸性质过高。

许来贤说,该厂前年12月曾发生火灾,很多货物和机器被烧毁,厂里的化学物质也随之渗入和遗留在周围的土地,因此针对周遭环境酸性质过高,不排除是火灾的后遗症。

不排除是火灾后遗症

“因此,环境局会展开为期两个星期的调查,以求查个水落石出。”

许来贤也是加影州议员,他今早和环境局官员一同前往该厂视察及和厂方代表召开会议商讨后,在记者会这幺说。


闻悉当局今天到来和厂方会商,逾100名仁嘉隆新村居民也来到现场抗议,纷纷举起“电池厂需搬迁”,“政府帮助我们”的大字报且高喊口号,甚至在工厂唯一出口处搭上帐篷围堵工厂,打算抗衡到底。

许来贤环境局展开调查 若再违规 勒令电池厂搬 许来贤(右二)和厂方代表一同视察该电池厂。

去年11月,瓜冷环保行动协会向环境局投诉指坐落在苏柯比路(Jalan Sukepi)的电池制造厂排出被发现含有极度酸性和含超标铅的污水,环境局调查后一度关闭该工厂两周。

有关工厂之后重开,居民以为废水排放已经符合标准,但今年2月17日采样检测,再次发现工厂的废水含铅量依然超标,酸硷度也有pH2至3度。

瓜冷县议会基于该厂的安全措施依然不达标,于3月17日正式吊销该厂的营业执照,并表示除非获得环境局的“绿灯”,否则不会解冻执照。惟居民于3月21日、25日和28日等日子在工厂附近沟渠水抽取水源样本进行化验检测,发现其中一条沟渠的酸性质仍处于4,即污染水平。

此外,根据居民、附近学校学生及该厂员工的头发样本检测,该厂员工含铅残余水平严重超标,附近学生及居民的含铅残余水平也高于一般人,并怀疑相关工厂仍暗地里操作,再次投报。

工厂维修非暗中作业

许来贤说,针对居民怀疑该厂查封后仍暗中作业,其实工厂只是在进行维修工程。

“工厂负责人在议会时表示将会拆掉熔铅厂,但由于正被查封,因此该计划会搁置。”

他表示,本身接获瓜冷环保行动协会和新村居民协会,纷纷针对该电池厂引发污染问题的投诉,遂于今天特意出席会议,以便了解双方的立场,做出更适合的决定。

他说,该地段只允许设立中小型工业,根据该厂的执照条例,工厂只能制造新电池和为电池注入电池液,不能进行电池再循环和熔铅,但该厂自去年1月进行电池再循环和熔铅这类重工业,违反了执照条规。

“瓜冷县议会已在3月15日查封该电池厂,该厂绝不能在查封后进行任何工业活动,但可以展开维修和提升工程。”

许来贤环境局展开调查 若再违规 勒令电池厂搬 沙菲益(左起)、许来贤、纳兹里正在视察工厂外的沟渠。

若证实触犯法令

将被罚款50万元

雪州环境局刻正严查仁嘉隆甘榜区被指因“泄毒”问题遭吊销营运执照的电池制造厂,是否确实触犯1974年环境素质法令。

一旦证实,厂方将被罚款50万令吉,或最高5年监禁,或两者兼施。

雪州环境局局长沙菲益说,目前,环境局正在调查的最后阶段,暂时仍未有结果。

“一旦证实该电池厂确是违反上述法令,就会采取上述惩处方式。”

工厂附近土地酸性

高居民体内含铅量超标

仁嘉隆新村居民协会代表纳兹里对该电池厂并未遵守执照条规,违法进行重工业表示不满。

他说,根据化验所的报告,工厂附近的土地酸性质和含铅量都过高,此外,一些中学生和在地居民的化验报告也呈献体内含铅量超标。

受询及是否有居民感到身体不适,他表示铅毒为慢性中毒,症状不会即刻显现,一旦中毒太深,就为时已晚了。

“我们必须为居民和小孩着想,继续为此事抗议,但绝对会遵守法律。”

上一篇: 下一篇: